星辰

素光同

首页 >> 星辰 >> 星辰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被偏执大佬扒了马甲 日行一善 金嘉轩去了哪里 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大战拖延症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繁星 我绑定了生活系统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星辰 素光同 - 星辰全文阅读 - 星辰txt下载 - 星辰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罢休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许星辰记起很多年前,她也问过另一个人: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那人回答:因为我和你在一起, 轻松快乐, 无忧无虑。

当时许星辰听完很开心。可是后来,偶尔也会怀疑:如果她无法让他永远“轻松快乐, 无忧无虑”, 他们的关系是不是就要结束了?

事实证明, 确实如此。

远方的云朵被夕阳染成深红色。许星辰看得出神,又说:“周围的朋友们都不知道, 我前几年吃过抗抑郁的药。我不记得谈恋爱是什么感觉了。赵景澄,我觉得你人特别好……”

赵景澄低下头, 专注地喂鸽子:“完了,我听出来,你要给我发好人卡了。”

他把外套给了许星辰, 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羊毛衫。在愈加昏暗的光色下, 他那张脸显得更好看,鼻梁挺直,唇线微抿,目光垂落在地上。

许星辰见不得帅哥发愁,热情洋溢地鼓励道:“赵景澄, 你是一个标准的高富帅啊, 会有很多女孩子欣赏你的。”

赵景澄认真看着她:“不需要很多女孩子欣赏我,只要有你就行了。你瞧我, 这么宅的一个人, 饭店只能经营一家, 投资也只是做短线。除了看书、打球和打游戏,就没有别的爱好了。”

许星辰回应道:“你喜欢打桌球和壁球,对吧?”

赵景澄含笑:“对啊,想学吗?”

许星辰考虑道:“我会桌球。有空的话,我们切磋一把。”

赵景澄撒出一大片玉米,无数鸽子扇着翅膀聚集到附近。许星辰又惊又喜,喊道:“鸽子,鸽子!我碰到它们的翅膀了!”

赵景澄趁乱,搭住她的衣袖:“小辰,小辰,我也碰到你了。”

他没接触她的手,连指尖都没挨上。许星辰偏过头,望着他,心念倏然一动。

当夜,赵景澄开车送她回家。

两个月前,许星辰搬家了。她独自搬进更小的一室一厅居室,房东是一位和善的阿姨,答应让她养狗。许星辰就养了一只白色博美,毛绒绒一团,可能是因为太小了,这只狗还不会摇尾巴。

赵景澄蹲下来,低声问:“它叫什么名字?”

许星辰挺不好意思地说:“艾欧里亚。”

赵景澄没听清:“什么?”

许星辰坦然道:“艾欧里亚。《圣斗士星矢》里,战斗力超强的那个角色。”

赵景澄接受了她的设定。他坐在冰凉的瓷砖上,念道:“艾欧里亚!”

白色的小毛球一溜烟跑向他,扑进他的怀中。他笑着抱住了艾欧里亚,还说:“它喜欢我。”

许星辰惊讶道:“它在外人面前是很凶的!上次我一个女同事来我家做客,它凶得汪汪叫。”

赵景澄摸着狗头,解释道:“它可能没把我当外人吧。”

他握住一只狗爪,悄悄约定:“下次再来你家做客,我带上宠物狗的罐头。”

许星辰问他:“你也养狗吗?”

“小时候养过黑色的猎犬,”赵景澄用手比划了猎犬的体长,“那会儿我家还在郊区,能养大狗。我跟你说个好笑的……”

许星辰点头,坐到他的身侧。

赵景澄转向她,面朝着她:“我家狗只是长得壮,胆子很小,比兔子还小。院子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它立刻钻回狗窝。我爸本来指望它保护我,没想到它只能保护它的狗窝。”

许星辰哈哈大笑。

赵景澄接着回忆:“我小学六年级,有天晚上回家,在家门口遇见一只疯掉的流浪狗……狂犬病发作。”

许星辰竖起耳朵,看着他的双眼。他说:“我家狗第一次那么勇敢,像一道闪电,跑出来救了我。可是我宁愿它不要逞强。”

许星辰听得难过:“它想让你活下去啊。”又问:“那之后呢,你们搬家了吗?”

赵景澄沉默片刻,透露道:“搬家了。我家现在离你家挺近的。”

许星辰已经猜到他住在哪里。她站起身,拍了拍裙子:“你想喝点什么吗?我家有咖啡、奶茶和啤酒。”

赵景澄客气道:“一罐啤酒就行了。”又问:“你一个人在家也喝酒吗?”

许星辰点头:“喝一点,晚上睡得好。”

她一边说话,一边打开冰箱门,拿出冷藏的啤酒罐。

赵景澄喝酒的时候,许星辰坐在沙发上,随手打开电视机。于是,赵景澄自然而然走过来,和她一起看电视。

她换了好几个台,全都是讲述婆媳纠纷的家庭连续剧。

许星辰轻咳一声:“找不到好看的。”

赵景澄提议道:“我们去片库里挑个电影?”

许星辰忽然想到什么,问他:“你怎么看待那种……婆婆和儿媳妇的斗争?”

“这不是小事,”赵景澄若有所思,“最好让双方坐下来谈判,丈夫要偏向他的妻子……因为父母对儿子有宽容心,儿媳妇和他家没有血缘关系。”

许星辰反问道:“那对婆婆来说,不是不公平吗?”

赵景澄思索几秒,回答道:“如果丈夫也偏袒他的母亲,那就变成了一家人一致对外。调解矛盾是一个目的,缓和关系是另一个目的,大家都要兼顾一点儿。我们追求的是和平,不是公平,你说对吗?”

许星辰心不在焉:“对啊。”

赵景澄笑道:“我要是跟未来的妻子去她家,也想在她爸爸面前……有一点面子,不挨训,不用怂着做人。”

许星辰顺口说:“我爸爸是特别好相处的一个人。”

此话一出,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什么错。

赵景澄离她更近。

他的左手搭在沙发边缘,右手逐渐搂上她的腰。许星辰朝着沙发的内侧挪动,于是他仅仅抱了她一会儿,还问:“你平常都用什么香水?”

她的心跳骤然加速,诚实地说:“从来没用过香水。”

他低头想了一会儿,了然道:“哦,我懂了,天生的。”

许星辰抵住他的胸膛,想将他推开。他自称是个死宅,但也没少锻炼,身量修长,肌理劲健有力,她能从他开扣的衣领中窥见一些脉络和轮廓。

她语调更轻:“赵景澄?”

赵景澄在她耳边叹气。

她又念:“赵景澄。”

他回答:“抓紧时间,我们打几盘游戏。”

许星辰每日上线,喊他开局的时候,会不断叫他的名字。

她常说:赵景澄赵景澄!我们快组队!

许星辰家里有两台笔记本电脑。她把配置更高的一台给了赵景澄,自己用的是一台跑得很慢的老爷机。

她介绍道:“这是我大一开学那年,姑姑买的电脑。”

赵景澄扫眼一看,又将自己拿到的笔记本塞回许星辰手中。

许星辰没推脱,直接打开网游页面。

她和赵景澄轮流控制同一个账号,差一点就通过了最困难的副本。电脑在他们二人之间传来传去,实在有些麻烦。到了后来,赵景澄让她坐到自己腿上,她急着通关,立刻爬上去了。

他左手搂住她的腰,单手操作……她以为他会很厉害的。可是他连续翻车,导致游戏结束。

许星辰茫然道:“你输了。”

赵景澄双手搂紧她:“我心里想的都不是游戏。”

她长发微乱,扭过头看他。正好,他帮她把发丝拨开,又问:“你在网上跟我聊天,挺热情的。咱们能不能把那种热情代入现实里?”

许星辰却道:“我、我下班回家,没事做,只好跟你聊天。”

赵景澄低声笑开了:“我有好多事要做,还是想跟你聊天。”

他握住她的腕骨,俯身靠近。许星辰明白他想做什么。这一瞬间,她忽然害羞,蜷缩在他怀里,三分顺从七分抵抗,整个人显得安静又紧张。

赵景澄亲了她的手背,向她告别:“九点多了,待在你家不好。我回去了。今晚喝了啤酒,车先停在你家楼下,我明天来取。”

许星辰送他出门。

他站在走廊的尽头,等她关门了,他才按下电梯的按钮。

从那之后,许星辰和赵景澄每周约会三次。

赵景澄受父辈影响,喜欢钻研《易经》,偶尔也琢磨卦象,探测别人的流年大运。他担心许星辰会嫌他迷信,搞那一套封建主义的东西。

所以,每次许星辰到他家里玩,赵景澄会提前整理书房,不少古籍都被他收进柜子。

某天晚上,许星辰没打招呼就出现了。赵景澄来不及收拾,只能把一堆杂物扔到了书柜中。

许星辰探头一望,笑问他:“你背着我藏了什么?”

柜门被挤开,杂物掉落在地。

许星辰捡起其中一本,翻开一瞧,全是一片繁体竖排字。

她看得眼花缭乱,仍然兴致勃勃:“你会算命吗?快给我算命。”

赵景澄解释道:“我不会算命,最多只会推测一些规律和道理。”

许星辰问他:“那你推测过……我和你的规律吗?”

“没有啊。”他回答。

许星辰疑惑不解:“为什么不给我们算一下?电视剧里都会演,古时候一对夫妻结婚,要先算他们的生辰八字合不合。”

赵景澄盘腿而坐。好半晌,他说:“不算了,这些都是古时候的封建迷信。”

许星辰试探道:“你是不是算过了,但是我们的结果不好?”

赵景澄如实说:“真没有。”

他收拾着地上的东西:“我们的未来,是你说了算。”

许星辰半低着头,按住他的手。他抽离一寸,她又按住,他挪动到另一侧,她按得更紧,一路不断追随着他,像是在玩打地鼠的游戏。

于是他停止一切动作。

许星辰仰起脸看着他。

她的下巴被轻轻托住,他用力亲吻她的嘴唇。大概过了三秒,她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不由得浑身战栗,如同一只被扼住咽喉的兔子。

赵景澄一边吻她,一边说:“不怕,我不会伤害你。”

*

两天后,许星辰过生日。

她像往年那样,给自己买了个草莓蛋糕。

当天下班,许星辰左手拎着蛋糕,右手抱着一盒薯片,正准备去坐地铁,忽然听见汽车的喇叭声。她立刻转身,赵景澄的那辆车十分显眼。

他摇下车窗,笑道:“生日快乐。”

要说赵景澄这个人有多少浪漫情趣,其实也没有。他不会准备生日惊喜,从没举办过任何聚会。许星辰过生日,他订下一家餐厅的包间,送她一束玫瑰花,还有一条坠着爱心的项链。

许星辰拆开包装盒,又听他问:“还行吗?这个项链。”

她认真回答:“我第一次收到项链,很喜欢。”

她透露道:“你也是第一个送我玫瑰花的人。”

为了防止话题延伸,许星辰双手拢住头发,背对着他:“帮我把项链戴上。”

他依言照做。末了,他按着她的肩膀,轻吻她的后颈。男性气息萦绕在耳侧,她不停地调整呼吸,直到服务员敲门进来,她才与他隔开适当的距离。

“我去一趟洗手间。”说完,许星辰就跑了。

她面对洗手间的镜子,审视那一条项链。或许是因为平时不出门,上班都是坐办公室,她的肤色更白润,衬得项链银光璀璨。

她翻开项链吊坠,在背面见到一行字:许星辰和赵景澄。

她紧紧握住了吊坠。

许星辰滞留于洗手间时,留在座位上的手机响了。

赵景澄瞧见一个陌生号码。他没管。但是那个电话一遍又一遍地打过来,赵景澄忍不住接听:“喂,您好。”

手机里的男人立刻反问:“你是谁?这是许小姐的手机号吗?”

赵景澄礼貌道:“我是许小姐的男朋友。”

那人便道:“托您转告她,我快结婚了。”

赵景澄按兵不动,静默半晌。

那个男人笑道:“我快结婚了,许星辰没反应吗?”

赵景澄也笑:“你想要什么反应呢?”

话音未落,许星辰回来了。她悄然落座,对着赵景澄伸手,他把手机还给她,解释情况:“有个人结婚了,打电话过来告诉你。”

她已有预料。

当她听见赵云深的声音,笑着回话:“我恭喜你啊。”

赵云深问他:“你在吃晚饭?”

许星辰喝下一口果汁:“是啊。”

赵云深又问:“接电话的男人到底是谁?”

许星辰道:“我男朋友。”

赵云深似乎没死心:“你怎么会有男朋友?”

许星辰咬住吸管。

赵云深没忘记她当年撒过的谎:“金融业?海归?”

他一阵促狭的笑:“我还是那句话,人家能看得上你吗?你小心,别被人骗了。”

许星辰挂断电话,过生日的好心情烟消云散。当年她努力和赵云深圆满地告别,也曾在凌晨三点跑下楼去找他,不过他自称要等到早上六点……凌晨三点时,他就已经食言离开了。

他要结婚了,再联系她,图什么呢?

许星辰和赵景澄开玩笑:“他是不是想要份子钱?”

赵景澄一针见血:“你前男友?”

许星辰捧住玻璃杯:“分手四年多,快五年了。”

赵景澄切开一块牛排:“他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吗?”

“应该不知道吧,”许星辰有理有据地分析,“那时候他也不记得我的生日,我每次都是和室友在一起庆生。”

她说得坚定。不过她猜错了。

事实上,赵云深很清楚,今天是她的生日。

他这几年没空发论文,扎根于外科手术,前途一片大好。医院里有一个去北京交流三年的机会,他想争取,又从柳彤的口中听说,许星辰的空窗期长达四年……

赵云深以为,她还在等着他。

杨广绥时刻关注他们的进展。今晚,赵云深犹豫要不要打电话,杨广绥还在一旁为他鼓劲:“今天是许星辰的生日,你给她打电话,没准就把她说动了呢?她不愿意回来,你去北京找她啊。”

上一次和许星辰见面之后,赵云深大病一场。病愈,他找了个学妹处对象,不到半年分手。此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谈了一位知书达理的女朋友,热恋维持两年,最终分道扬镳。

所以,他目前是孤身一人,并没有结婚的计划,当然也没有结婚对象。

为什么撒谎?他质问自己。

杨广绥也听不下去了:“赵云深,你干嘛啊?你求许星辰复合,还说你要结婚了,这不是把人往外推吗?”

赵云深穿上白大褂,神色沉静道:“她是真的恋爱了,不是跟我。”

他停步于漫长的医院走廊:“最后那一点念想,我也不愿意留着。”

他扶住窗台,像是告诉别人,也像是告诉自己:“她会有新生活。”

赵云深取下了挂在钥匙串上的貔貅,也没舍得扔掉,锁进了某间柜子的最深处。

*

对许星辰而言,前男友的来电只是日常生活中的小插曲。

要不要给份子钱呢?她思考几分钟,最后还是决定……不给了吧。

周末,趁着有空,赵景澄带她去浙江度假。两人住进了森林温泉酒店。整座酒店都是仿古设计,雕梁画栋,依山傍水,潜藏在一片繁茂密林之中。

赵景澄定下的房间位于最高层,温泉水池紧挨着一扇落地窗。许星辰泡在水里,偷偷往外看,只见春树暮云,百草丰茂。

她说:“好壮观。”

赵景澄调暗了浴池的灯光。他半靠着石壁,望向室外,又提议道:“我刚刚看了天气预报,明天是晴天,不下雨。我们早点起床去爬山?”

许星辰拍打水花,溅开一圈又一圈涟漪:“好啊。”

她穿着泳衣,锁骨以上露出了水面,赵景澄说她像一只美人鱼。她笑谈自己有一双腿,引他过来探索。水浪起伏更剧烈,灯笼的光芒流散在波纹中,他们躲进僻静的角落里接吻。

许星辰喜欢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瞳仁很黑,又被淡色灯光覆盖,影影绰绰的,那些热烈的情绪显得说不清道不明。她抱住他的脖子,蜻蜓点水一般啄吻他,亲出“吧唧吧唧”的声响。

他忍耐一会儿,哑声说:“我们去玩一个新的副本。”

许星辰答应道:“嗯!在哪里玩。”

他附耳低语:“床上。”

片刻后,他又说:“浴室也不是不行吧,只是场地要求比较高。我们在这里玩,容易滑倒。我摔一次那是没关系,摔到你就不好了。”

许星辰推搡他,跑出泳池,他拽了条浴巾追上来。那条浴巾没起作用,他们还是把大床弄得湿淋淋。

赵景澄做足前戏,动作也很温柔,但他带给许星辰的痛感不亚于初夜。她太久没经历过了。他有所感知,和她十指相扣,亲吻的热度融化了缠绵悱恻,深夜方才停止。

月上三竿,赵景澄将她抱上另一张床。

铺开松软的被子,他轻拍一下她的后背,两人逐渐安睡。

这次度假回来,许星辰没时间享受热恋。因为他们财务部的一位副主任提前退休,许星辰被提拔上岗。

她这时已经二十七岁,工龄五年,谨守规则,从未出过错,深受管理层的信赖。

人一旦升职,交际就变多了。许星辰盘算一遍存款,买下一辆车。她前几年就在摇号,近来终于弄到了北京的车牌,很是开心。

正式提车的那天,许星辰开车到赵景澄公司楼下。

赵景澄一身西装革履,与平日里的居家风很不一样。

他今天受邀参加一场投资洽谈会,会上共有几个项目,他并不感兴趣。出门时,还和朋友讨论:“今年的市场规律……我没搞清。”

朋友以身示范:“我亏得接近腰斩,你呢?”

赵景澄安慰道:“我还好,只投资特定行业。你有兴趣么?我让秘书发你一份规划书?”

这时,许星辰冲他挥手。

赵景澄立刻走过去,听她说:“喂,帅哥,能不能跟我去兜风?”

赵景澄理了理衣袖:“不行啊,我有女朋友了。”

许星辰笑问:“呦,你是妻管严吗?”

赵景澄说:“可惜不是,我女朋友很少管我。”

许星辰再接再厉:“你和我回家吧,包吃包住。”

赵景澄拎着公文包:“是吗?我这就来喽。”

说着,他拉开车门,直接上车。

旁观这一幕的朋友僵立原地。那位朋友扶住车门,拦路道:“赵景澄,你不要一时冲动……”

赵景澄反应过来,绷不住脸上的笑。

那位朋友规劝他:“你记不记得,上次跟我们说,你和你对象……那姑娘叫许星辰吧,你说你们是真爱?”

许星辰惊奇道:“他还讲过这种话?”

赵景澄道:“是啊,我讲过。”

许星辰亲他一口:“表扬你!”

赵景澄的那位朋友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也明白了这对情侣的玩笑和乐趣。他略显尴尬地站在路边,说了一些圆场的话,许星辰和他挥手作别,驾车离开。

之后不久,赵景澄带她上门拜见父母。

赵景澄的父母准备了很多菜。他们家的保姆手艺不错,菜式繁多。许星辰吃完一碗饭,赵景澄的母亲热心地问她要不要再盛一碗,他的父亲也说:“年轻人,吃饭要吃饱。”

许星辰听话地添了半碗饭。

才吃两口,她偷偷和赵景澄说:“我吃不下了。”

赵景澄回答:“没事,剩着,别硬撑。”

许星辰紧张道:“我听人讲,第一次去男朋友家里,剩饭不好。”

“还有这种说法?”赵景澄也是第一次听闻。

他端起她的碗,剩饭扣进自己碗里:“我帮你吃完。”

许星辰原本不是这个意思。她喝了两口水,缓解局促不安,又听赵景澄的母亲温柔地问:“赵景澄,你见过小辰的家长了吗?”

许星辰心脏猛跳,收缩不断。

赵景澄也是含糊道:“快了快了。”

赵景澄的母亲莞尔一笑:“什么时候定过日子了,第一时间告诉我和你爸爸。”

原来她是这个意思……许星辰始料不及。

第二年春节,在赵景澄三翻四次的催促下,许星辰拽着他回了老家。他似乎曾经说过:他想在岳父跟前有面子。

许星辰为他计划了千百种排场,然而一到许星辰家里,赵景澄不用提携,已经和大家打成一片。

他和许星辰的表哥称兄道弟,主动和年纪小的孩子们玩游戏。

不过他的缺点也没有任何改进。他不喜欢参加人多的活动,除非是单独行动,否则他会尽量避免跟着一大堆人出门。他一个人待着的时候,领地意识非常强,不愿被任何人打扰。

许星辰问他:“你一个做金融的,为什么不爱凑热闹?”

“金融行业的人,性格也是千奇百怪,”赵景澄解释道,“不是不爱凑热闹,我从小就怕麻烦。人一多了,挨个儿跟我讲话,我就特别不适应。”

许星辰担忧道:“那你结婚的时候怎么办呢?”

赵景澄揽住她的肩膀:“看在新娘的面上,我勉强可以适应啊。”

说完,他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枚钻石戒指。

“我们结婚吧,”他恳求道,“我会照顾你,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天很冷,赵景澄没戴手套。

北风冻得他关节发红,他捏不住戒指,五指都失去感知。但他还是很努力地握着她的手,颤颤巍巍挑起她的无名指。

许星辰催促道:“我们快一点,姑姑等着我们下楼买酱油。”

她笑着问:“你为什么会在买酱油的路上向我求婚?”

“我算过了,今天是个很好的黄道吉日,”赵景澄把戒指戴上她的手指,“可我一直没找到和你独处的机会。”

他将她的围巾往下拉了一寸,亲了亲她的脸颊,又快速把围巾拉回去。两人的眼底都有笑意,映在彼此视线中,寒冬也有盎然春景降临。

双方家里的长辈都很支持他们。尤其是赵景澄的母亲,还送了许星辰一对玉雕的比翼鸟。

当年初夏,许星辰正式结婚。

她年满二十七岁,模样看起来还是二十岁出头。于是,当她穿着雪白色的婚纱,站在落地镜之前,也回忆起了模糊的大学时光。

许星辰的大学同学基本都来了。杨广绥和柳彤是第一对出现的朋友。杨广绥的父母已经在北京开了美容会所,他答应照顾家中生意,偶尔会飞来北京。他说:“许星辰,你去我家店里,我给你打七折。”

柳彤拉着杨广绥的手,调侃道:“什么啊,许星辰都只能打七折,你是不是奸商?”

许星辰笑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柳彤脸红:“去年啦。”

许星辰遥望整个大厅:“其他人呢?”

杨广绥和她多年未见,简要概括了熟人们的发展。他说,李言蹊学长留学美国,目前有个关系很好的华裔女朋友。

杨广绥还介绍道:“邵文轩的研究生没念完,直接辍学了。他的微信公众号你关注了吗?华西小邵,每篇文章阅读量十万以上,光是一个广告就有好多钱,他不用做医生了。”

沉默两秒后,杨广绥又说:“那个……赵云深也来了。他正好要开会。”

许星辰只是鼓掌:“恭喜邵文轩,发了发了。”

“那也没你老公发,”王蕾突然从他们背后走来,“听说是个富二代?”

王蕾原本不想参加婚礼。不过,她好几年没回国,父母都很想念她。而赵景澄听说王蕾是许星辰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主动要求负担来回机票,王蕾也就甘愿捧场了。

她穿着淡粉色的裙子,戴着珍珠项链,与记忆中大不相同。她挽住了许星辰的手臂,许星辰却说:“没有啦,我老公只是有一点小钱,普通小康家庭。”

王蕾又问:“他家在北京几套房子啊?”

许星辰握着捧花:“房价大涨以后,他爸爸不支持地产投资。”

王蕾问不出什么,几人调笑一阵,结伴入席。

宾客差不多已经来齐。许星辰站在走廊之外,忽然瞧见一个并不陌生的身影。

那人穿着休闲服,白发少了一些,眉眼英俊如初。他盯着她,一言不发,像是要将她穿婚纱的模样收入眼底。她脚步一停,错开目光,回望着纷繁热闹的礼堂。

不远处,赵景澄向她伸手:“老婆,快来吧。”

许星辰提起繁复的裙摆,跑向赵景澄,与走廊上的赵云深擦肩而过。

她往前走,他亦然。

两人面朝不同的方向,谁也没有回头。

(全文完)

※※※※※※※※※※※※※※※※※※※※

《星辰》实体书明年上市,附赠番外,会是比较薄的一本

————————————

下一本现言《钟萃》,轻松向HE,中长篇。虽然女主(依然肤白貌美)曾经是卖黄碟的,但其实,主讲互联网行业。

《星辰》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学优优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学优优小说网!

喜欢星辰请大家收藏:(m.xueuu.com)星辰学优优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慈悲殿 有请小师叔 超神制卡师 冰上传奇 快穿追爱之无上绝境 万古神帝 驸马之道 海贼之灭龙魔导师 我的本丸活了 锦绣的科举日常 全能修炼至尊 无法自拔 正正经经谈恋爱 尖叫女王 那些和人生赢家抢男主的日子[快穿] 天降紫微星[快穿] 未来之渔船分身 设计部的小首席 兰若蝉声 子夜鸮
经典收藏 [金粉]枪杆子里出老公 掌上娇 [综漫]收集数据做主神 提灯映桃花 重生名媛我最大 这烦人的美貌 男穿女之萝莉凶猛 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大佬都来找我报仇了 她被大佬祸害了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甜 野心家 自作自受 人品兑换系统[娱乐圈] 日行一善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 我不嫌弃他又丑又穷 遇到你很高兴 蜜糖
最近更新 影帝偏要住我家 诸天大佬 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 小人鱼他超乖 这是我男神Ⅱ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逞骄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美娱]红遍全球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重生八零养狼崽 我不好哄的 无敌大百科[快穿]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宫斗回来后的种田日常 越界招惹 旧曾谙
星辰 素光同 - 星辰txt下载 - 星辰最新章节 - 星辰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