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素光同

首页 >> 星辰 >> 星辰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大神你人设崩了 影帝影后今天又撒糖了 元配 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 穿成末世圣母女配 我绑定了生活系统 你肩膀借我
星辰 素光同 - 星辰全文阅读 - 星辰txt下载 - 星辰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蒙面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姜锦年不停地问:“赵云深和你说了什么?他怎么欺负你的?”

许星辰和赵云深的对话十分简短。她三言两语就复述完了。然后,她默默坐在原地发呆, 没想到自己能把他的一番话记得这么清楚。

姜锦年下定结论:“他对你耀武扬威, 想证明他受欢迎,市场行情好, 女人都愿意排着队和他相亲……是不是这个意思?他妈的!气死我了。”

许星辰扎了个马尾辫, 忽然觉得头晕、胸闷、喘不上气, 是因为发绳扎得太紧了吗?她取下发绳,仍然很难受, 肺部和胃部像是绞在了一起,隐隐作痛。她呼吸困难, 趴伏在地上,几近窒息和呕吐。

所以,她特别羡慕从没有过心理问题的人。他们劝说朋友时, 会给出温柔的忠告:“抑郁症根本不算什么, 你别想那么多就行了。”

可惜的是,不想也没用啊。抑郁不是心理反应,是一种强烈的生理刺激——透不过气的压抑,不受控制的泪腺,心跳到麻痹的慌乱感, 永无解脱。

许星辰使劲摇头道:“我们不要讲他了。我跟你聊赵云深, 只会说他的不好,你听完一定很生气, 会跟我一起骂他……”

姜锦年侧坐在地板上:“你的意思是, 你骂完赵云深, 我再陪你骂赵云深,会形成一个不断增强的负面循环,让你越来越讨厌他?”

许星辰没想到姜锦年还能理解她的意思。她盘起双腿,尽量挺直腰杆:“是的,我们都很容易被身边的人影响。我刚和赵云深分手的时候,听了一些劝告,都快忘记他的优点了。”

她半靠着门框:“赵云深也不是一无是处。他厨艺好,会做饭……成绩好,很要面子,再苦再累也不花女生的钱。”

姜锦年斟酌着问:“你在安慰自己吗?”

许星辰笑道:“嗯呐,我上大学的时候光顾着谈恋爱了,没做多少正经事。”

这一晚,许星辰和姜锦年都没吃东西。

夜里九点多钟,许星辰披衣上床,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她辗转反侧,怎样都睡不着,忍不住拿出日记本,在纸页上写道:“其实我能猜到完美的爱情是什么样——男人强大坚定,深爱并信任他的妻子,嫌隙和猜忌绝不存在。他甚至不能很穷,因为贫贱夫妻百事哀……”

许星辰把这一张纸撕掉,揉碎 ,扔进了垃圾桶。

她决心开启人生新篇章。从明天开始,她也要相亲!

打定主意之后,她昏厥般栽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

次日早晨,许星辰注册了相亲网站的账号。她抱着笔记本电脑,筛选一批又一批的用户,然而姜锦年凑过来说:“你不要看了,他们很多都是骗炮的。”

许星辰合上笔记本,姜锦年又问:“你要是真想谈恋爱,我给你介绍金融行业的男人?”

许星辰顺口说:“不用啦,他们看不上我的。”

姜锦年十分严肃:“你不要被赵云深洗脑了。”

姜锦年的斗志被点燃。她像是和赵云深比赛一样,当天中午就翻出通讯录,认真挑选圈子里那些风评较好的单身男青年。结果,还真让她找到了几个。

恰好,当晚有一场气氛轻松的业内聚会,可去可不去,姜锦年原本想开溜,不过为了许星辰的终身大事,她把许星辰带进了酒店礼堂。

许星辰在姜锦年的介绍下,认识了两位金融界的青年才俊。其中一人对许星辰很有兴趣,还问她:“没见过你呀,许小姐,你是哪家基金公司的?”

许星辰摇头:“我在财务部门做会计。”

那人回答:“哦,我哥哥在香港有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你听说过吗?事务所的英文名是Benediction,音译过来,就是伯尼迪什……”他有些腼腆地笑:“英文的意思是祝福和恩赐。”

许星辰并没有听说过。可她点头了。

那人又问:“许小姐,你现在是单身吗?”

“是的,”许星辰说,“我……我正想脱离这个状态。”

那位男青年很有礼貌地邀请她第二天见面。他还说,他们可以吃顿饭,开车出去兜兜风,许星辰犹豫很久都没有答应。对方自讨没趣,也就转身走了。

片刻后,姜锦年跑过来问她:“怎么样?”

许星辰叹气:“不行啊,我不适合交际,想回家打游戏。我还是宅在家里吧。”

*

游戏和小说都能让许星辰快乐。

她喜欢在工作一天之后,回到家,吃过晚饭,躺在柔软的床上,对着明亮的灯光看书。

不过这一晚,她扔开书本,随意浏览相亲网站。她的QQ状态是在线,不久之后,大学时代的室友王蕾问她:“许星辰,你在吗?”

许星辰回复:“我在!”

王蕾又问:“哎呀,你过得好吗?”

许星辰发送一张爱心表情包:“挺好哒!你呢?”

本科毕业后,王蕾与男朋友分手,飞向美国攻读硕士学位。而她的男朋友也被保送到了上海读博。两人好聚好散,毫无怨言。

王蕾甚至能把“初恋”当做笑话讲出来。她告诉许星辰:大四下学期的时候,她想甩了男朋友,男朋友也想甩了她。谁都不好意思先开口,他们害怕对方死缠烂打,为自己留下“负心”的名声。

起初,许星辰有些疑问:“我记得……你们的感情很好。”

王蕾浑不在意:“你傻呀,人的感情都是会变的。别说三四年了,半年就能看出影响。你现在的性格和大一也不一样啊。要是你经历了失恋分手,走上社会工作……性格还没一点变化,不是你傻了,就是我傻了。”

许星辰无话可说。她只能发送表情包。

王蕾立刻举例说明:“我们俩念本科的时候,可是挤一张床,盖一张被子聊天的关系。现在呢?我们一周才联系一次,我虽然还是你的好朋友吧,肯定比不上你的那位美女室友了。”

许星辰回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蕾作势道:“我更美,还是你的室友更美?”

许星辰在心里说:室友最美,却如同渣男一般哄骗道:“你最可爱了!”

王蕾打出一行字:“这还差不多。”

她继续分析道:“维持一段关系,要么花钱,要么花时间,就这两种办法。为什么我突然不赞成学生谈恋爱了呢?学生嘛,在学校里经常见面,算是同路人……一旦毕业了,各奔东西,就像两条直线经过相交点,永远回不去了。”

王蕾的感慨越来越多:“我小学最好的朋友,我忘记她的名字了。我初中最好的朋友,早就嫁人了,上个月联系到她,人家都生了二胎。我们真想聊天啊,也是真的找不到话题。我高中最好的朋友,大学跑日本去读书了,现在嫁给日本男人,还改掉了中国姓氏……我不是说这样不好,就是……我妈妈是江苏南京人,南京大屠杀你肯定知道,我接受不了我的好朋友突然跟了一个日本男人。”

许星辰使用了趴倒的颜表情。

王蕾连忙解释:“我有偏见!想法不对!我有错我有错。”

她谨慎地问:“你懂吗?我刚明白过来,随着年龄增长,知己会越来越少。不是别人的生活距离太远,就是我们对他们抱了偏见。”

许星辰安慰她:“等你找到一份好工作,认识更多的人……”

“不会啦,”王蕾说,“周围的人一多,更难看见朋友的真心。”

许星辰试探般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我们认识的每个人,无论朋友、爱人、父母,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王蕾沉默十分钟。

许星辰一度以为她掉线了。

许星辰拆开一袋番茄味薯片,津津有味地享受了一会儿。期间,姜锦年敲响她的房门,送来一盒她最爱的红枣酸奶。许星辰欢喜道:“小宝贝,你吃薯片吗?”

姜锦年冷漠地谢绝道:“我不吃垃圾食品。”

许星辰眼神黯淡,姜锦年马上改口:“薯片不算垃圾食品。只是,我今晚没胃口,你喝酸奶吗?我给你拆开盖子。”

姜锦年坐到许星辰的床上。她看到了许星辰刚刚发送的句子,忍不住接了一句话:“朋友可能会分别,老公可能会变心,父母总有一天要变老。人生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许星辰搂住她的肩膀:“打起精神来,不要悲观消极!你会遇到一个不变心的好老公!”

这时,王蕾又发来一条消息:“许星辰,你在北京找对象了吗?”

许星辰格外诚实:“找不到啊,我只是注册了相亲网站的账号。”

王蕾软磨硬泡:“什么网站啊?你发来让我长见识。”

许星辰偷偷把网站截屏。她没注意自己截下了用户名与ID,直接把全屏图片发给王蕾。她还将笔记本电脑抱到一边,防止姜锦年看到聊天记录。

姜锦年很不喜欢相亲网站。她曾经告诫许星辰:网络信息缺乏审核,撒谎的成本太低了。

许星辰虽然没有认真看待网站,但是,偶尔也会点开消息框。

当夜,入睡之前,她收到一个新用户的邀请:“明天可以见面吗?在华威游戏厅。”

她已读,却不回复。

对方又说:“我是游戏厅里扮演公仔的人,被你的简介吸引了,就想和你交个朋友。我的账号是新注册的,你的账号也是新注册的,我们俩很有缘吧。见个面好吗?”

许星辰想起姜锦年的叮嘱:网络信息缺乏审核,撒谎的成本太低了。

可她仍然答应:“好啊。明天周六,我们几点见呢?”

那位陌生用户回答:“早晨七点。”

许星辰爽快道:“没问题。”

她以为自己会失眠。可她没有。这一夜睡得很安稳,也没做梦,直到闹钟“叮铃铃”的响起,许星辰才猛然起床,打扮一新地跑出了家门。

她准时抵达游戏厅。

游戏厅的门外,站着一个跳跳虎公仔。

许星辰跑过去,拍响了跳跳虎的后背:“嘿,你好,你就是网上的那位用户吗?”

跳跳虎点头。

许星辰展颜一笑,和他握手:“我叫许星辰,我刚来北京一年多,你呢?”

他比划手势,伸出了三根手指。许星辰恍然大悟道:“你在北京住了三年?你叫什么名字?”

许星辰静候良久,而他沉默无声,没给出确切的回答。

许星辰做思考状:“你穿着这种玩偶的衣服,是不是没办法和我讲话啊?那我就叫你阿虎吧,阿虎……”她被这个称呼逗笑。

阿虎并未反对。

七点已过,游戏厅开始营业。

阿虎和许星辰十分默契地进门,停在一台游戏机的旁边,许星辰投进一枚硬币,一顿操作猛如虎,很快就连赢几盘。

她笑着问:“我厉害吗?”

阿虎冲她竖起大拇指。

他们并肩协作,不断挑战最难的机器。阿虎受到服装的约束,手指不太灵活,可他依然能敏捷快速地操纵游戏杆,可见他的双手技巧性十足。

两人玩到中午,还没有吃饭的意思。

游戏厅内多了不少人。有一对年轻的情侣徘徊在阿虎身边,几分钟后,男生开口问:“咱们仨儿能拍个合照吗?我的女朋友特别喜欢跳跳虎。”

许星辰随口问:“你们是大学生吗?”

男生爽朗一笑,挠了一下头:“是啊,我们今年大二,谈了两年。”

他的女朋友脸颊通红,倚在他肩膀处打闹。阿虎笔直地伫立原地,望着他们,动也不动,那对情侣这才停止打情骂俏,举起自拍杆,拍下了一张与阿虎的合照。

情侣正要离开,阿虎拦住他们。

男生问:“还有事吗?”

阿虎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递到了男生手里。然后,他跑向许星辰,站在许星辰的身侧,那位男生立刻明白过来,说:“你想让我给你们拍一张照片啊?好嘞。”

男生认真地蹲在地上,念道:“一、二、三!拍完了!”

他打开手机相册,展示给阿虎看:“一共拍了三张。”

相片里,许星辰明眸皓齿,笑得很甜。

阿虎像是藏着一块宝贝似的,捂住了自己的手机。

下午一点多钟,许星辰和阿虎坐在游戏厅的休息室里吃午饭。休息室紧挨着一家小餐馆,许星辰以为,那人应该把头套取下来了。可他仅仅拉开了嘴巴边的拉链,露出线条完美的下巴——整个过程只有一瞬间,他飞快地低下头。

许星辰双手托腮,明知故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他不回答。

许星辰调侃道:“你是天生的哑巴吗?”

他竟然敲了一下筷子。

许星辰不再追问。她拿起菜单,点了六道菜,其中五道菜都迎合了他的口味。

这家餐厅非同一般,服务员上菜很快,不过许星辰吃得很慢,一口饭咀嚼几十遍,直到毫无滋味了,她才会咽下去。

饭后,他们重回游戏厅。

那是北京的早春四月,温度偏低,寒风萧瑟,天也黑得比较早。许星辰玩游戏时有些出神,盯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万家灯火,连输两把,废掉了几枚游戏币。

她擦掉额头一滴汗,又说:“我们去玩夹娃娃机!”

不等他回应,她跑向那台机器。

一定要赢!她告诉自己。

可惜,就像当年一样,许星辰夹不到一只娃娃。而那个跟过来的男人帮她弄上来一只米老鼠玩偶。他仍不满足,将所有的游戏币投入机器——因为他想夹到角落里的小熊。

他费尽一切努力,最终与小熊失之交臂。

许星辰忽然说:“我们念大一的时候,你在游戏厅里给我夹娃娃,很快就抓住了一只小熊。那个玩偶没有带到北京,被我放在老家了,我不想天天看见它,那样会很难过的。”

他的手臂抵住了娃娃机,轻微摇晃。

许星辰笑道:“赵云深,你把头套拿下来吧。”

赵云深走向游戏厅休息室,许星辰在后面一路追着他。等他们踏进封闭的室内,他脱掉了跳跳虎的伪装,露出白色衬衫和西装裤,他坐在一张软沙发上,问她:“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许星辰原地一蹦,回答道:“我虽然傻,也不是智障。王蕾在美国很忙的,她不会无缘无故找我,肯定是你让她帮忙。还有啊,你在相亲网站上的说话语气,和你本人的语气太像了……你中午拉开头套拉链,下巴的轮廓太明显了,赵云深,我不得不夸你,你就像当年一样帅。”

赵云深双手握拳,搭在他的腿上。他说:“我不认为你傻。除了这种无聊的办法,我还能用什么方式接近你?”

许星辰坐到他的旁边:“唉,你前天才告诉我,你回去就要相亲了。”

“推掉了,”赵云深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燃一根烟,“我都推掉了。这两天我没睡觉,想到一些事,也跟朋友们讲得很清楚。朋友们骂我一顿,说他们再也不会关心我的感情问题。”

许星辰握住他的打火机。于是他不敢碰到开关,更不敢让一点火星溅到她的手。

他问:“今天,你过得开心吗?”

许星辰呢喃道:“嗯,蛮开心的,你呢?”

赵云深回答:“我好久……没有这种放松的感觉。虽然我穿得像个傻瓜。时间过得特别快,从早晨七点,到现在……”

他瞧了一眼手表:“不知不觉就六点半了,你吃晚饭吗?”

许星辰歪头:“不吃了。我想回家。”

赵云深整理着衣服:“那我送你吧。”

他站起身,许星辰仍然静止。她眼中逐渐没了笑意,还让他坐回来。他往前踏出一步,左手五指蜷曲,骨节被捏得暗暗发白。

他低声道:“许星辰,我把思考的结果告诉你。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去年这个时候一样,不愿意和你分手……十五万的债被我还清了,现在家里不欠钱。来北京之前,我想到你突然甩下我,心里是有情绪,前天跑去你们酒店,我跟你说要相亲,是想让你告诉我,我有女朋友,女朋友是你,我并不需要相亲。”

许星辰听完他的话,只问了一句:“阿姨还好吗?”

她说的阿姨,是赵云深的母亲。

赵云深吐出一口气:“好一些了。”

许星辰又问:“阿姨对我还有意见吗?”

赵云深略微前倾,紧紧揽住许星辰。她和记忆中一样柔软,身上的气息是奶香融合着果香,赵云深埋首在她发间,不断加深呼吸,他的手臂钳得她肩膀发痛:“你信我一次,我会说服她。”

许星辰搭住他的后背。

她摸到他的脊骨僵直。她缓慢地轻抚两秒,温声细语道:“嗯,赵云深,我和你分手以后那么痛苦,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最近才想到的。因为你当时情况很不好,学业啊,工作啊,家庭啊都有很大的压力,你妈妈不理解你,你还要打工还债。我自己忍不了,崩溃了,就把你抛下,一想到你有多受伤,我也像是被千刀万剐。”

赵云深贴在她耳边,应话道:“没关系的,都过去了。”

他亲吻她的耳尖,她没反抗。他的心都要狂热燃烧,五指打颤,挑高她的下巴,很想和她接吻。他的等待已经持续了一点多,无数个难熬的夜晚,他背负着沉重负担,压抑感渗透了骨髓,黑夜里唯一的明灯,是他对未来的希望。

他终于能坦白“希望”的内容:“我们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扭扭捏捏不好玩。岁月不饶人,青春不等人,实话跟你讲,我想对你负责。”

许星辰十八岁那年,曾用同样的话,向他表白。

他清楚地记得每一个字。

每一个字。

他说:“今天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许星辰仰头望着天花板:“今天?今天我可以和你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赵云深仍在打趣:“然后我们另起一个新篇章?”

许星辰伸手:“赵云深,我们最后拥抱一下。”

赵云深一退三尺远:“你说什么最后?许星辰,你别跟我闹了。”

许星辰主动倚靠他,缓缓枕在他的肩膀上:“赵云深,我去年是不是给你发了一条短信?短信里写着,我和你在一起只有痛苦?那都是骗你的,我骗你的。你不要当真。你对我挺好的,大学四年,能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也不后悔。”

她说:“我希望你过得幸福。你跟我讲过,你要做心外科医生,我上个月去寺庙上香,也替你许愿了……像是我们以前经常在寺庙里许愿。”

赵云深立刻接话:“你和我一起回去,我们到那边的寺庙还愿。”

许星辰攥紧他的衣领:“如果我今年十八岁,我会和你走的。那时候,我天不怕地不怕,勇气很多,忘性很大,可是现在不行了。我适应了这里的工作和生活,再为你放弃一切,回到原点……我不能保证自己将来不会后悔。”

赵云深仍是看着她,神情在黯淡灯光下显得格外认真:“你只是不敢踏出这一步。你给我六年时间,等我评上副高职称,每年多做几台手术,也有可能挣很多钱……你跟着我不会再受委屈。”

“不是钱的问题。”许星辰一时讲不清楚。

她将散乱的长发捋到了耳后:“你今天扮演了跳跳虎,我扮演了大学时候的许星辰。我认识你之前,没被人骂过滚,没和人吵过架,也没有被扇过耳光。”

赵云深反问她:“谁扇过你耳光?”

许星辰回视赵云深,一言不发。他已经猜到了答案,可他表面上仍然说:“你们发生了什么误会?”

许星辰抬起双腿晃了晃:“你瞧,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没有,”赵云深拉紧她的手,“许星辰,你把脑袋转过来。”

许星辰揉了下眼睛:“有很多事,我不想经历第二次。我希望你能少一点暴脾气,好好工作和生活。”

她说完,就拿起赵云深的手机:“今天拍的那三张照片,还是删掉比较好。”

她删除第一张时,赵云深没反应。删除第二张时,赵云深抓走她的右手,她正要删除第三张,他开口道:“别……别删了。”

他的掌心有汗意:“你给我留一张。”

许星辰已经按到了删除键。她把手机还给他,站起身道:“我想对你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了。你明天回学校吗?我就不送你了。”

她走出几步,又返回原地。

赵云深坐在沙发上,双腿岔开,手肘搁在膝盖上,微微弯着腰。他发现许星辰回来找他,眼中漾开一层清冽的灯光,看得许星辰有些于心不忍。

许星辰退后,笑道:“忘记和你说再见了,再见。”

她原本想把今天在游戏厅里,赵云深夹出来的米老鼠玩偶扔给他。但是,她忽然反悔,带着米老鼠走出游戏厅,将它放在了街边的角落里。

※※※※※※※※※※※※※※※※※※※※

后天完结

喜欢星辰请大家收藏:(m.xueuu.com)星辰学优优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从杰顿开始的奥特曼 那些和人生赢家抢男主的日子[快穿] 斗罗之我与小舞有婚约 借剑 许愿池的王八少女 重生之商途 末日乐园 解药 御道宗师 驸马之道 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 锦绣的科举日常 左道倾天 万人外迷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 从收留青梅竹马开始 旧日之箓 正正经经谈恋爱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走着走着都变了味
经典收藏 论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 元配 日行一善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备胎不干了 蕾拉的噩梦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 我有无边美貌 莫负寒夏 交换影后 到我身边来 长镜头 世界第一甜:老公,超宠哒 妖怪储备粮成了我老公 张总叕去拍戏了 洁癖重症患者 八千里路 跨越两城的爱恋 北方没有你 来自未来[娱乐圈]
最近更新 论咒术与死神的相容性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谎言之诚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致命偏宠 重生八零养狼崽 六零医妻有空间 夫人护好你的小马甲 小人鱼他超乖 你是我的天使呀 退圈后我回豪门兴风作浪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独家娇宠已上线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民国小百姓 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星辰 素光同 - 星辰txt下载 - 星辰最新章节 - 星辰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